今天是   首页|本站APP下载|无障碍声明|“邦邦听图”客户端下载|页面放大|页面缩小|开启辅助线|繁體中文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人生
 
对话残疾人代表、战斗英雄史光柱:以笔作枪 坚持做公益30余年

作者:    来自:央广网    人气:    央广网


     “战斗英雄”史光柱的名字,几乎家喻户晓,他被誉为中国的“保尔·柯察金”,当年20出头的这个小战士影响了一代人。9月14日,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与往常一样,前来参会的史光柱,依旧用墨镜遮住自己受伤的眼睛,只不过与过去相比,如今55岁的他苍老了不少。

     1984年4月,史光柱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失去了双眼,“眼球被炸出后又咬牙塞回,坚持战斗直至昏迷,带领全排收复了两个高地。”那一年他刚满20岁,人生轨迹也由此改变,“一级战斗英雄”、“全国自强模范”等荣誉称号接踵而来。

早年,史光柱在做先进事迹报告会(资料图)

     时间再退回到1985年,那一年,史光柱以战斗英雄的身份应邀参加了春晚,由他作词并演唱的《小草》红遍大江南北。此后,他将这首歌带到每一个英模事迹的报告会现场,由此也成为第一位演讲超过2500多场次的新中国英雄。

     双目失明后,战场回不去了、战友看不见了,就连生活都不知要怎样继续……他买来收音机,收听文学讲座,摸索着记下分辨不清的笔记,这种既能解闷又能抒发情感的形式,为他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1989年,史光柱出版了第一本诗集——《我恋》,随后又出版了《背对你,投下黑色的河流》等6本诗文集,有的作品还被翻译成俄、法、英等语种广为传播;而在没有收音机的日子里,他还学会了盲文,用手指在文字的世界里摸索前行,随后读完了深圳大学本科学业,成为全国第一个获得学士学位的盲人;他还自学音乐知识,写词、作曲、出音乐专辑,祖国、英雄都是他讴歌的主题......

     从战斗英雄,到当代著名诗人、作家、音乐家,他对自己的苦难生活很少提及,反而对慈善公益很是投入。他拿出自己积攒的几万元稿费成立了北京助残爱心公益促进会,扶持英烈、关爱弱势群体,仅他个人救助的人员就多达2千余人。

     他还拿出自己的微薄收入,资助了400多名盲人,帮助和鼓励他们走出人生黑夜。

     对于任何一位英雄来说,30年都足以让簇拥的鲜花和热烈的掌声远去,“目前在家安享晚年生活,超一半的时间都在写作,偶尔参加一些公益活动。”

     开朗、健谈,史光柱的反应很快,说话时思维颇为跳跃,参会前,刚刚接受完甲状腺癌的手术治疗。“自己活的每一天都是‘赚’来的,活着不是为了让人看的,而是要体现自身的价值。”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一名退休不离岗的老战士,会继续关注残疾人以及战伤老兵的康复工作。

9月14日,中国残联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间隙,史光柱接受央广网记者采访(央广网记者王晶 摄)

     央广网:回顾过去五年残疾人事业发展,作为残疾人代表,你有哪些不一样的感受?

     史光柱:我感受最深的一点是,今天的网络信息技术正在不断改变残疾人的生活。可能很多健全人想不到,在相关技术的帮助下,盲人和视障者同样也可以上网。在安装了读屏软件的电脑上,盲人通过简单的键盘操作,读屏软件就会用标准的声音将光标所触的文字读出来。

     通过互联网,我们在思想和心理上与社会的融合程度在不断提高,这也促使了健全人和残疾人的融合,为残疾人打开更多的“门”。

     而科技的发展,也给残疾人带来更多出彩的机会,很多人实现了就业和创业。比如,“互联网+”大潮浪花更迭,电商带来的机遇处处可见,不少省份选择了“电商助残”。有了信息化平台,残友们只要敲敲键盘动动鼠标,处于体力弱势的残疾人群就可以用劳动变成价值,残疾人也能达到马斯洛需求中的最高层次:自我实现。

     央广网:取得一系列成就的同时,残疾人事业发展还有哪些方面亟待完善?

     史光柱:做公益的这几年,残友们向我提及最多的便是残疾人的无障碍设施问题。以盲道为例,它是视力障碍者的出行通道,健全人是不会且不应该占据,应该成为一种社会共识。尽管相关部门很重视,但是除了几个大城市建设的相对完善外,诸多中小城市的道路上甚至没有设立盲道,或是做一个小样板,当作摆设。

     但即使部分城市道路建设中添了盲道,也经常会出现盲道被小摊占据的现象,甚至成了“停车场”。铺设盲道体现着社会对视力障碍人群的尊重,同时也体现着城市、社会的文明程度,机动车侵占盲道停车属于违法行为,而且给视力障碍人士的行走带来诸多困难,也埋下交通隐患。但遗憾的是,目前中国的无障碍设施建设并没有处罚制度和强制标准。

     另外,一些电影院、体育馆、市区内景点等公共场所没有设置无障碍厕所或者残疾人厕位,商场内残疾人厕位里堆放着洁具用品等,成为存放杂物的工作间……这种现象比比皆是,无障碍设施的建设,要与整个社会同步发展,更重要的是跟得上管理,同时消除公众观念上的障碍也尤为关键。

     央广网:前不久,手语盲文国家标准发布实施,对你平时工作、生活产生哪些影响?

     史光柱:我国过去的盲文不标声调,盲人阅读只能根据上下文确定或猜读声调,很多时候并不“可靠”。国家通用手语就像普通话一样,成了手语的“普通话”,来自不同地方的以手语为主要交流语言的聋人朋友见面后,能马上进入无障碍的交流,不用担心地域差异。

     现行的盲文和手语更简单、通俗,更规范化,便于大家普及,残疾人互相之间交流使用的是同一个版本,所以对我们阅读和对掌握认知更具有统一性。通用盲文本质上是字字标调的,在计算机后台每个字都带调(只是在纸质版的盲文中有省写),这为盲文的计算机朗读提供了可靠的基础。

     标准的制定只是走完了第一步,打下了一个基础,接下来的应用推广更具有意义。

     央广网:这些年,你一直在关注伤残老兵及烈属困难群体,此前提出的“英雄后文化”也引发热议,如何理解?

     史光柱:需要说明的是“后英雄文化”不是“英雄后文化”,“英雄后文化”是对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的延续和发扬。而“后英雄文化”将战争弃之一边,只讲和平环境下的先进模范。

     英雄和英雄群体成为英雄后该继续做些什么?英雄和英雄前辈该向后人传承塑造哪些优良品质和思想文化?青少年该如何传承发扬这些文化?这三个问题是我近些年的思考。

     这些年,有人试图抹黑我们的英雄,从岳飞、戚继光到黄继光、董存瑞、邱少云,他们似乎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这让我很痛心,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推动传播“英雄后文化”,使其如何面对当下多元化文化的时代。2014年烈士公祭日在全国人大通过实施,烈士抚恤金和烈属战伤优抚金相应提高,推动它,我用了13年,而《英雄烈士保护法》我也一直在呼吁建立,今年5月终于得以实施。

     我也很欣慰,真善美的东西仍然一代代在传承。四川汶川大地震和奥运会改变了我对年轻人的看法,很多八零后甚至九零后自发去当志愿者,我认为在他们心中,大局意识、勇于担当的意识依然存在。

     央广网:作为中国残联代表,你认为应有哪些责任与担当?近几年在忙些什么?

     史光柱:虽然多年来眼睛都看不见,但我却从未与时代脱节。2005年10月,我从成都军区云南某部副政委岗位上退休后,平时在家上上电脑,听听书,以获取信息为主,闲暇时与家人坐在一起“看看”电视,时间长了,不需要人解释就能理解电视情节。

     至今,我依然以笔带枪,每天有近三分之二的时间在进行文学创作。

     2009年,我出版了自己的第七部作品——诗集《寸爱》。和早期的作品相比,《寸爱》中的哲学思辨色彩更加浓厚。创作初期,别人看到我写的诗,就认为是英雄写的诗,但很多年后,我的创作,更多是要回归诗的本身,用诗来塑造人生,丰富英雄内涵,讴歌时代精神。

     现在,我依然留有战争后遗症,膝盖和背部逐渐出现问题。当年的伤病随着时间的推移,抵抗力下降,就更加显现出来。

     身体虽是如此,但从80年代末开始,我依然选择坚持在做公益,重点扶持北京大兴区旧宫镇温馨家园的智障与精残人员,为他们找业务、拓销路;向北京怀柔康怡残疾人职业康复劳动站捐赠编织机器设备,为脑瘫孩子寻找专家指导机能恢复。此外,我更为关注烈士家属子女的教育和就业的培训问题。

     我希望凭借自己的力量帮助战伤人员及残疾人,以无愧于牺牲的战友们。



添加:2018/9/19    录入: 伊然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投稿信箱 | 流量统计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5-2012中国盲人协会版权所有
网站制作:中国盲人协会网站工作组    无障碍技术支持单位:烟台朱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10251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