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家长应怎样对待视障孩子 /所有视障儿童都有受教育的可能性

所有视障儿童都有受教育的可能性

作者:
来自:
2011-07-15

 

      每一个特殊儿童都具有受教育的可能性。受传统教育的影响,以往人们认为只有轻度残疾的儿童才具有“可教育性”,中度或重度的残疾儿童只具有“可训练性”或“可养护性”。现代教育发展趋势表明,“通过持续适当的教育,残疾儿童的学习能力能得到普遍的改善”。就是没有一点光感的盲童,虽然看不见普通的文字,但通过摸读盲文等手段,同样可以接受教育。视障儿童经过特殊教育同样能学习好,并且取得成果的也大有人在。这些充分证明了视障教育的可能性。下面我们先举一些具体的例子。

      一、盲童看到了太阳——一位盲童的心声

      党、政府和老师及所有关心我、帮助我的好人们,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太阳,一个改变我命运的太阳,一个永远放射着光芒的太阳。

      1982年3月,我出生在广西忻城县一个穷困山区的家庭,从小双目失明。

      小时候,我还认为所有的孩子都是和我一样的。记得我还常常跟同伴们说:“我长大了,要读书,要上学。”还说:“我要帮家里放牛、砍柴……”

      到了1989年9月,和我一样大的孩子们都去学校读书了。我也想去,晚上我对爸爸、妈妈说:“我也要去读书!”可是爸爸说:“不能啊!”“为什么?”我急切地问。爸爸难过地说:“孩子……人家的眼睛看得见,而你是一个……什么也看不见的孩子,你怎么读书呢?”这时,我才知道,原来我是一个和别的孩子不一样的残疾人。

      每天,小伙伴们都去学校读书了,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家里。春天,听着小鸟的叫声;夏天,听着知了的叫声;秋天,听着树叶的飘落声;冬天,听着北风的呼啸声。“命运为何如此不公?别人都能看见,而我却不知日有多亮?天有多高?我抬头问苍天,低头问大地,可是苍天不语,大地无言。”我的童年就是这样痛苦而无奈地一天天过去了。

      1996年8月,突然有一天,有几个领导和村小学的老师来到我家,告诉我,北京有位瞎爷爷,发起了一个“金钥匙工程”,像我这样的盲孩子也能进学校里读书了。我高兴得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爸爸妈妈和村里人都为我高兴。爸爸为了纪念好心的人们对我的关怀和帮助,把我的名字改成了“胜怀”。

      开学的第一天,我和小伙伴们一起来到学校,老师把课本发给了我。我捧着新书,眼泪不断地流下来,心里想:“我终于也能读书了!”

      从此,我又能够和正常的孩子们一起坐在课堂里了。老师为了让我学习知识,不知流了多少汗水,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在老师的辛勤教育下,在充满爱的学校里,我学到了很多文化知识。课余时间,老师还教我学习唱歌,学习吹笛子、拉二胡。

      我最难忘的是1996年12月。那时我最敬爱的瞎爷爷和许许多多的领导、老师们来到我们这个边远的山区学校,来看望我、指导我的学习,并且亲切地和我合影留念。

      1997年3月,我参加了柳州地区残疾人文艺汇演,获得了乐器演奏第三名。同年8月,我参加了地区中小学文艺比赛,又获得了三等奖。在学习中,我还评上了“金钥匙之星”。现在我又幸运地来到了南宁市盲聋哑学校,除了学习文化,还能学习中医按摩和电脑技术。

      我能有这么幸福的今天,全是因为我有了一个温暖的太阳。我的太阳比天上的太阳更亮,它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在照耀着我的人生道路。

      二、盲童女儿成了全家的依靠

      乱石砌墙,黄泥盖顶,窗口只有塑料袋聊以遮挡零下40度的风寒。年过六旬的老汉带着双目失明的妻子和女儿在失神地彷徨,究竟谁是他们未来的依靠?!

      内蒙古兴安盟某乡一名盲女的父亲自幼一贫如洗,直到40多岁,才娶了一位比他小20多岁的盲人为妻,生了一个健全的儿子和一个失明的女儿。沉重的家庭负担使儿子望而生畏,刚满20岁就离家出走,再无音讯。

      金钥匙工程使他们全家看到了希望,这名盲女被安排到附近的学校随班就读,学会了盲文,学习成绩也很好。后来她又被推荐到职业培训班,职业培训班毕业后,她找到了工作,现在她已不仅能自食其力,还能像健全儿女一样供养父母。

      三、从泪珠项链到笑脸开怀

      11月的晚霞来去匆匆,草原上的落日瞬息间就消失在寒风与暮色之中,评估组载满行李的越野车继续在碎石路上颠簸,前方村里还有一对母女在急切地等待着。

      陈××,14岁,一级低视力,生来就没有看清过这个世界,依靠仅有的一点儿视力读到了初中。见到评估组的老师们,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滚滚而下。

      正值花季的少女,稚气未消的姑娘,为什么不去和同龄伙伴一起欢唱?她的泪珠里饱含着多少委屈、期待和信任!

      一路行来,评估组见到了多少泪珠,一位被母亲遗弃的盲女流着心酸的眼泪;一位意外事故突然失明的青年流着绝望的眼泪;一位因治眼病使全家陷入困境的少年流着负疚的眼泪;一位长年过着与世隔绝生活的瞎姑娘流着迷茫的眼泪……无数苦涩的泪珠泛着扣人心弦的异彩,仿佛献上了一串泪珠项链,展示着苦孩子们难得敞开的心扉,凝聚着心扉深处刻骨铭心的信任和期盼。是奖赏,更是鞭策,提醒我们要更多地去想想他们的未来。我们认为,不仅要使更多的视障孩子能够上学,而且应使他们能够工作。为此,我们举办了金钥匙工程职业培训班。陈××初中毕业后,也参加了职业教育培训班,她现在已经工作了,同其他视障孩子一样,昔日一串串的泪珠,今日已成为一张张开怀的笑脸。

      四、盲童小状元

      锡林郭勒盟12岁的盲女董××在金钥匙工程视障教育初期评估中获得了满分,从此成了远近闻名的“女状元”。

      她先天失明,父母都是农民,自幼就关在农家小院里孤独地生活。有一次她不慎掉在菜窖里,整整哭了一天,从此她的生活范围又缩小到家中的三间土房里,性格胆怯、孤僻、冷漠。2000年9月入学后,辅导教师李老师按照培训班学得的知识,脚踏实地倾注爱心教她,同学们用熟练的“人导法”接送她上下学,小董变得爱说爱笑,学会了唱歌、弹琴,文化学习进步很快,入学两个月后盲文摸读速度就达到每分钟50个音节,扎写速度每分钟达26个盲符,都超过了盲童学校要求的水平。小董出生于普通家庭,教师是普通乡村教师,他们的成功,充分说明了盲童也能上学,普通的乡村教师也能教育好视障儿童。

      五、从草原来到人民大会堂

      内蒙古赤峰市有一对初中毕业自由恋爱的年青夫妻,一心想共同奋斗、摆脱贫困。不料一年后却生出了一个失明的女儿李××,从此全家陷入悲痛之中。村里人也在背后议论:“这一家算是穷得没有尽头了。”妻子听到这话,再也无法忍受,丈夫虽再三哀求,她仍然含泪而去,改嫁他乡。父女二人孤苦伶仃相依为命,在绝望中苦受煎熬。李××到了入学的年龄,十分羡慕同龄的小朋友,总要偷偷地摸到教室门外,听着课堂里朗朗的读书声,久久不肯离去。教室墙外塑着一行行凸起的格言,她便仔细地摸着,回家在爸爸掌心上比划,要爸爸教她。渐渐地,这些格言都被她摸遍了、记熟了,幼小的心灵祈求从中获得一点安慰。随着内蒙古金钥匙工程在赤峰市的实施,2000年9月她入学了,笑容整天挂在她的脸上,金色的童年又回到了她身边。

      李××由于优异的学习成绩被邀请参加了2002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纪念《中国盲童文学》创刊百期的活动。她在人民大会堂河南厅表演了节目,并受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彭珮云、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邓朴方等领导的接见。电视台的记者也专门对她进行了采访。

      六、摆脱苦难奔小康

      2003年3月15日,在一间简陋的大房间里举行了一个相当隆重的毕业典礼。40余名中、外来宾坐在小圆凳上,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和广播电台记者的光临,显示出舆论界对这个毕业典礼的重视。在听取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盲人协会、宋庆龄基金会代表的发言之后,学员代表吴××的发言成了大家注目的焦点。

      1999年,内蒙古金钥匙工程开始在乌兰察布盟启动时,双目失明的吴××已15岁。此前,看着前途无望的爱女一天天长大,贫穷的父母只能陪着她整日流泪。金钥匙工程使她赶上了义务教育的末班车,她学会了盲文,进入附近的普通小学学习,在老师和健全同学的帮助下,进步很大。其实吴××只是一个缩影,像她那样刚刚入学的大龄学生还有很多。等于这个原因金钥匙视障教育研究中心又开始探索在贫困地区普及视障职教的道路,于是,金钥匙按摩职教实验班应运而生。经过两年的共同努力,吴××和他的同学们都掌握了中级保健按摩的理论和技能,还没有毕业就都已被用人单位招聘,有了一份让家乡人羡慕的收入。

      在当今科技社会里,只有掌握知识和技能,才能自食其力,才能受到尊重,才能真正平等地回归主流社会,这正是“金钥匙”追求的目标。

 

录入:清毅 添加:2011-07-15
<<上一条 >>下一条
友情链接
更多

Copyright @ 2005-2020中国盲人协会版权所有

  • 网站制作:中国盲人协会网站工作组
  • 无障碍技术支持单位:烟台朱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 京ICP备110251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