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评点文摘 /当我们谈论导盲犬时,我们究竟在谈论什么?

当我们谈论导盲犬时,我们究竟在谈论什么?

作者:
来自:华夏时报
人气:200
2022-05-06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周南 王晓慧 北京报道

       导盲犬不常有,对导盲犬的猜测却常有。

       每年的国际导盲犬日都是导盲犬的“高光时刻”,在那之后,公众对其的关注度便迅降低。而即便是这种一年一次的“打卡式关注”中,还常常伴随着种种质疑和不解。

       培训一只导盲犬的平均成本在20万元左右,而导盲犬的筛选又极为严格,淘汰率高。据我国首家导盲犬培训基地大连基地数据,其导盲犬淘汰率约为55%,被淘汰的导盲犬会作为普通宠物犬回到家庭。同时,我国盲人数量逾1700万,导盲犬仅200余只,堪称“一犬难求”。

       高投入、低产出、高需求、低供应,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推广和使用其他手段代替导盲犬?对于盲人而言,导盲犬意味着什么?随着技术的发展,各种导盲手段的完善,导盲犬会不会被替代?当我们谈论导盲犬时,我们究竟在谈论什么?

       一个人的独立

       陈燕是国家一级钢琴调律师,患有先天白内障,先后四次手术让她的左眼获得了光感和微弱色感,但2010年的一次车祸后,两只眼睛就“一点儿也看不见了”。

       陈燕先后有过两只导盲犬,第一只叫珍妮,是中国第18只导盲犬,2011年通过各项测试免费申领成功,陪伴了陈燕8年,第二只叫黑萌萌,从2019年1月1日起陪伴陈燕至今。

       当《华夏时报》记者问及导盲犬给予陈燕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陈燕说:“自由。”

       “自由这两个字对于健全人来说,可能体会不同,健全人想出门就出门了,想逛商场自己就走了,我们不行。”陈燕又打了个比方说:“您看比如疫情隔离14天,您出不了门,想走走不了,我们盲人的生活就像健全人隔离的生活,我们天天隔离。甭管去哪儿要人领着,别人没时间,我哪儿也去不了。”

       帮助盲人出行的手段通常有四种:导盲犬、盲杖、智能导盲装置和导盲随行,中国盲人协会主席李庆忠告诉记者,从更提纲挈领的角度而言,可以分为独立出行和导盲随行两大类。

       导盲随行即为他人带领盲人出行,这一点上,陈燕深有体会。她告诉记者,一方面,“不愿意麻烦别人”是很多盲人朋友的心理,另一方面,健全人作为导盲随行,常常无法从盲人的角度照顾到其需求,进行有效沟通。一次遇见一个膝盖高的护栏,同伴让陈燕迈过去,她迈过去了,结果护栏的另一边比她原本站的地方低,但同伴并没意识到这对陈燕来说是个“问题”,陈燕直接摔了个大马趴。

       那么,为了解决盲人出行问题,是否应该对导盲随行进行专业培训,是否有可能将其作为一项职业去推广?

       带领盲人安全出行确实有一定的技术要求。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副教授琚四化告诉记者,定向行走是特殊教育中的一门重要课程,对特殊教育的教师培养时,会让他们了解盲人的出行方式和掌握陪同盲人出行的技巧,同时,盲生在盲校也会学习如何安全出行,如何使用盲杖等。

       琚四化强调:“特殊教育界有这样一种观点,我们不认为残疾人对器材、设备的依赖是一种真正的依赖,但是如果处处要靠别人帮你,这是一种比较大的依赖性。因此我们更倾向于鼓励盲人学习使用包括导盲犬在内的导盲辅具。”

       在这一点上,李庆忠与琚四化观点一致:“目前面对公共服务场所的工作人员,比如对民航的工作人员等,有相关的技能培训。我们也提倡针对盲人出行提供一些公益性服务,鼓励社会公益力量的参与,比如现在有视障陪跑员带领盲人跑步,包括政府购买服务也有此类项目。但就其难度和技术性而言,导盲随行并不需要作为一项职业去培养专职人才。最重要的是,独立行走更能体现盲人的独立精神,盲人的个人尊严也更能受到尊重。”

       多样化的选择

       独立出行的几种手段各有利弊。

       盲杖是最传统也是最常见的盲人独立出行辅具,李庆忠是因眼底病半路失明的,眼睛“还有点光感”,他是这两年开始使用盲杖的。“盲杖便宜方便,几十块钱一根折叠盲杖,随时放在兜里随时拿出来,使用场景非常广泛。”

       而目前我国的电子导盲设备,无论是导盲眼镜还是电子盲杖等,就其技术本身而言,都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和成熟。“另外,一项新技术的出现,先考虑有没有,再考虑好不好、用不用得起,这是一个系统性工程,随着技术的迭代发展,智能导盲设备会越来越普及,价格也会更合理。因此,我们要继续大力支持研发,增强实用性。”李庆忠说。

       至于导盲犬,李庆忠坦言它有其不便之处:“首先它的培养成本高而产量少,无法满足所有盲人的要求;其次,作为使用者,需要承担基本的卫生养护,比如清洗、遛狗、清理粪便等;另外,虽然近年在政府各部门推动和媒体呼吁下,导盲犬的出行情况已经大为好转,但一些地方部门不接纳导盲犬的情况还是有的;放到更具体的使用场景里,导盲犬也会有一些难以克服的实际问题,比如在高峰期乘坐地铁或公交时,车厢内非常拥挤,导盲犬能不能挤上去?挤上去了和人有非常密切的接触,这可能让一些天生怕狗的人不适,另外,人挤来挤去,会不会踩着导盲犬对导盲犬造成伤害?我们承认导盲犬确实有局限性。”

       那么,随着智能导盲设备的进步和发展,未来还需要导盲犬吗?

       “我想,导盲犬不会消失的。”李庆忠解释道:“导盲犬是一种专门服务于盲人、引领盲人独立出行的工作犬,是国家给予盲人群体的权益,无论是《残疾人保障法》还是《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都有明确规定,我们充分支持和保障盲人使用导盲犬出行的无障碍权益。另外,导盲犬最大的特点是经过训练能帮助盲人安全避开障碍,在这方面,目前来看盲杖和电子导盲设备都无法与之媲美。而且导盲犬和盲人朋友之间建立的情感纽带是其他任何产品无法取代的。”

       “但需要强调的是,精神慰藉并不是我们提倡导盲犬的主要原因。”李庆忠称:“这一点当然很重要,但从客观角度而言,这是犬类其宠物属性具备的本能特点,甚至导盲犬的聪明、专注较其它宠物狗更甚。我们提倡,导盲犬最关键的依然是它作为工作犬能帮助盲人安全出行。”

       “而且,人为地用一种方式替代另一种方式,或者刻意进行减少、干涉,这种做法本身就不科学,也不符合实际,可能会带来很多问题。我们应该做加法,让盲人根据自己的需要做选择是最好的。”琚四化说道。

       一群人的窗口

       导盲犬只是一个“窗口”。

       盲人借助这个窗口走出家门“看”世界,全社会透过这个窗口要看见更多。

       李庆忠告诉记者,这几年,公众对导盲犬非常感兴趣,盲人使用导盲犬的相关权益也不断完善。“我们非常开心有这种变化和进步。而在更深刻的层面,我们希望公众通过关注导盲犬,更多地看到其背后使用者的需求,增强助残意识、无障碍意识,增强对残疾人的理解和支持。”

       “实际上,不论是使用导盲犬还是其他辅具,我们支持导盲犬工作、支持盲人带导盲犬出行的权益,究其根本,是支持残疾人走向社会、融入社会、平等参与社会。而这背后,我们要看到几个方面,导盲犬、盲道、扶手坡道等等,这些是无障碍的物理环境建设;相关的法律法规、政策制度保障、盲人教育和就业、盲人参与文化体育生活等等,这些是无形的无障碍环境建设;另外,社会各界、各行各业的接纳,我们每个人增进对包括盲人在内的残疾人的理解、了解和支持,这是无障碍意识建设。”

       “从技术手段来讲,导盲犬作为一种象征,它解决了一小部分盲人的问题,而究其培养难度、成本和使用上的不便之处,对更广泛的盲人群体而言,它是有限的,难以大规模地推广和普及。”李庆忠说:“从对盲人群体的整体服务水平和提升盲人参与社会角度、融入社会的角度而言,透过这个‘窗口’,我们可以看到,更重要的是信息无障碍,技术的发展已经彻底改变了我们原有的生活方式,信息障碍会让人寸步难行,但信息无障碍是无形的,公众常常忽略它。”

       如果说导盲犬是帮助盲人身体出行、绕过障碍的伙伴,那么信息无障碍建设则对盲人的衣食住行、工作、教育、社交各个方面产生更为广泛深刻的影响。为此,李庆忠说:“我们对现代高科技在导盲方面的应用报以期待,我们也对通过导盲犬这个‘窗口’看见和创造更多报以期待。”


录入:伊然 添加:2022-05-06
>>下一条
友情链接
更多

Copyright @ 2005-2020中国盲人协会版权所有

  • 网站制作:中国盲人协会网站工作组
  • 京ICP备11025159号-3
  • 无障碍技术支持单位:烟台朱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