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盲人风采 /盲人作家陈光炅:用文字和黑暗跑一场马拉松

盲人作家陈光炅:用文字和黑暗跑一场马拉松

作者:
来自:中工网
人气:2253
2023-04-20



       人物名片

       陈光炅,出生于1974年,2004年准备司法考试的过程中,因眼疾导致失明。2009年底开始文学创作,作品关注残疾人的生活、工作、情感,先后创作《奇迹天地》《逆天指》《新羽翎》《鸳鸯错谱》《黑暗马拉松》《心路集》等作品,作品在多项征文比赛中获奖。

       “我曾经也知道什么是白天,什么是黑夜。而如今我的眼里就只有黑夜,除了每隔一小时的正点播报,唯一区分的就是人声鼎沸和万籁俱寂。”在2021年出版的散文集《心路集》中,盲人作家陈光炅用这样一段文字来概括自己失明以来的心路历程。

       在生命的前30年中,陈光炅和大家一样,读书、工作、运动和旅行。但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改变了一切,他的视力不可逆地衰退,直到现在只能略微感觉到光的变化。从恐惧到绝望,再到坦然接受这一切的过程中,此前从未想过写作的陈光炅,逐渐在书写中找到了与这个世界重新和谐相处的方式。2009年至今,从网络文学到科幻文学,从散文随笔到儿童文学……虽然眼前的世界一片漆黑,但他用乐观的生活态度,为自己和读者描绘出一个多姿多彩的文字世界。

       A 盲人

       在黑暗中过出精彩生活

       记者见到陈光炅时,他独自一人在家中。凭着右眼一点微弱的光感以及双手的触觉,他在家中行走、倒水。除了邻居偶尔帮忙买一些日用品、父母每个周末来探望,大多数时候,他自己做饭、打扫卫生,以及在电脑前写作。

       写作于陈光炅而言,是以前从未设想过的道路。上个世纪90年代初,陈光炅曾进入一家工厂做机械制造相关工作,一路做到了技术干部。但随着90年代末工厂破产,陈光炅被迫自谋生计。“当时我注意到身边人们的法律需求在增长,就报了一个专科学校开始学法律,想着之后通过专升本和司法考试,转行做一名律师。”

       正当29岁的陈光炅满心期待地开启法学课程学习时,突然有一天,他感到自己看到的东西上有一些光斑,“那时候白天学习,晚上通过兼职挣生活费,做的是需要长时间对着电脑操作的工作。所以当最开始感到眼花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觉得最近工作太累了,等考完试好好休息几天应该就能好。”

       但陈光炅眼前的光斑并没有因为睡觉而消失,反而是从小光斑逐渐变大。到医院检查后,他被确诊患上了视网膜色素变性。这是一种具有遗传性的视网膜疾病,最终会导致患者完全失明。“那段时间,我去过成都、北京、上海、广州的很多家医院寻求治疗,就希望有一位医生能告诉我,你的视力还有恢复的可能,哪怕只是一种可能。”但是,一番辗转,陈光炅收获的最乐观的信息是:通过规律作息、健康生活,可以争取让完全失明的到来时间尽可能晚一些。

       世界从充满色彩变成无边的黑暗,是一件很绝望的事。最初确诊的那段时间,陈光炅非常消沉。“因为在生命的前30年中,我是看到过这个世界的样子的,所以当我突然什么也看不见时,那种落差、恐惧、绝望的情绪肯定比先天性失明的人更强烈。”与逐渐失明相伴随,陈光炅无法继续司法考试,一条似乎已经铺就的道路在意外中分了岔。

       陈光炅失明后,成都市成华区圣灯社区工作人员李东明时常上门开导他,也向他介绍残联针对盲人开展的各种技能培训项目,“当时针对盲人的培训项目主要是按摩一类帮助盲人谋生的项目,但我不想做按摩。”陈光炅说,“在眼病发作之前,我已经学会了上网,在网上和人聊天和看网络小说,我觉得如果可以上网的话,人就不至于太孤单,所以我向李东明提出想学上网。”

       对于这个愿望,陈光炅其实没有抱太大期待,在他当时的想象里,看不见也就基本和网络世界绝缘了。结果,他被带到了成都市残联专门针对盲人开设的电脑培训班,借助专门针对盲人开发的读屏软件,学员用键盘敲字、用鼠标点击网页、用QQ和网友聊天。“重新上网帮我克服了因为失明带来的孤立感。以前大家来宽慰我,可能说得最多的就是想开一点,但真要想开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当我在网上与很多盲人网友接触,发现大家虽然看不见,但仍然坚强、乐观地生活时,我就觉得,或许我也可以。”

       在陈光炅最初结识的盲人朋友中,给他们进行电脑培训的老师袁悦悦是最让他佩服的一位。他是一名先天性盲人,但他不仅能流畅地使用电脑,而且还自己填词作曲写了很多歌,钢琴也过了十级。“从来就看不见这个世界的人尚且能把生活过得这么精彩,我为什么不行?”

       B 作家

       书写盲人自己的故事

       一次在和网友聊天的过程中,对未来要做什么尚感迷茫的陈光炅找到了方向。这位网友经常在QQ空间里发一些自己写的诗歌、对联之类的文字,陈光炅就通过评论的形式和她对起了对联,也写一些诗来唱和。后来有一天,网友就问他:“既然你不想做按摩,你又喜欢写东西,为什么不尝试写作呢?”

       这话启发了陈光炅,“以前也有作家写过盲人,但几乎都是双目健全的作家在写。由盲人来写盲人的故事,似乎是很难能看得到。”陈光炅觉得,如果自己来从事写作,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入口。

       可是盲人究竟有什么故事?自己又该写一个怎样的盲人故事?当陈光炅决定开始写作时,他才发现仅凭自身经验远远无法使故事丰富起来,他需要去了解更多盲人在生活所经历的苦与乐。

       “2007年的时候,我开始重新考虑按摩。”陈光炅说,“我想到广州去开一家盲人按摩店,通过按摩店来结识更多的盲人。同时,那时候我也逐渐接受了自己永久性失明的现实,我觉得既然失明会成为一种长期状态,我还是有必要到一个远离父母家人的环境中,去学习怎样做一个真正的盲人。”

       陈光炅的盲人按摩店经营了两年。到2009年时,在感觉自己素材积累得差不多后,他将按摩店盘出回到成都。根据自己的见闻,更多源于自己的经历,陈光炅开始在自己经常看网络小说的网文平台上进行创作,这部颇具自传性质的作品,陈光炅将其命名为《奇迹天地》。

       出乎陈光炅自己的预期,这部小说推出之后很快收获了读者的积极反馈,平台的编辑也主动联系陈光炅“催更”。最终,这部55万字的网络小说获得了平台几万张的推荐票。“其实写作是一件很容易懈怠的事,你写着写着突然有了新的想法,可能就停下来去写别的了,或者遇到瓶颈就想着休息几天,然后原先的想法就慢慢消失了。”陈光炅说,“好在我刚开始尝试写作,就得到了读者和编辑的支持,让我坚持了下来。”《奇迹天地》之后,陈光炅又陆续创作了《逆天指》《新羽翎》《鸳鸯错谱》三部小说,累计超过400万字。

       采访过程中,陈光炅现场向记者演示了依托读屏软件进行输入的过程,只听见喇叭里传出一连串接近于“唧唧唧”的声音。

       正常情况下,在输入文字时,读屏软件会将输入读音对应的每一个汉字进行组词,方便输入者选择,但这样的速度显然无法满足陈光炅捕捉灵感的需要,“如果按照那种速度去输入,等你好不容易选好上半句的字,很妙的下半句却已经想不起来了。”

       因此,他将读屏软件的语速调到了软件所能支持的最高速度,差不多是正常语速的10倍。由于语速太快,陈光炅的父亲一度以为家里进了老鼠,上上下下找了一番之后,才发现声音原来是从书房的音箱里传出来的。“这样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容易打出很多错别字所以一篇稿子写完,我又得倒回来逐字逐句检查好几遍。”

       C 志愿者

       在奔跑和助人中获取“自由”和愉悦

       2019年,陈光炅出版了记录自己作为盲人跑者心路历程的纪实小说《黑暗马拉松》。在这本书里,陈光炅讲述了一个从光明跌入黑暗的盲人的一段真实经历,一直感到幸运的主人公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被一位跑步爱好者“捡”到,并将他带入温暖、友爱的“疯马跑团”,从而实现了主人公想要跑步锻炼的愿望。在一次一次的跑步过程中,主人公的思想有了升华。

       参加马拉松,是陈光炅近些年的新爱好,也是他获取“自由”的方式。2016年,陈光炅在志愿者的陪伴下,到北湖公园参加环湖跑,“志愿者告诉我路边的柳树叶子正绿、花朵正红,远处阳光灿烂、波光粼粼。这些都是我曾经见过的景观,我凭借记忆与想象,知道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中奔跑,这让我的心情很放松。”

       后来陈光炅才知道,这位全程陪伴自己跑步的志愿者,原来就是住在楼上的邻居段雁苓。那之后,每当附近有跑步的活动或者马拉松,段雁苓就会主动问陈光炅要不要去跑,而陈光炅的回答多数时候是“去”。就这样,在段雁苓和其他朋友的陪伴下,几年下来,陈光炅的身影先后出现在成都、北京、遂宁、南充等地30多场马拉松比赛中。

       在不断地奔跑中,陈光炅收获着自由奔跑的愉悦。如今的他,不仅是一名盲人作家,也是一名盲人职业技能培训教师。2010年至2022年间,陈光炅免费义务向32位盲人学员进行电脑、手机的操作培训,累计时长达到1000课时以上,足迹遍布成都、绵阳、德阳、眉山、南充、西昌等地。

       “有些在按摩店工作的盲人,因为户籍原因,没法参加本地残联统一组织的培训班,我也会邀请他们每周一、二到我家,用家里的电脑来教他们。”陈光炅说,他教盲人用电脑遵循着由表及里的顺序,从介绍主机、键盘、显示器一直到运用聊天软件发消息、打语音电话。其中,熟悉键盘位置对于上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陈光炅会让学员们花时间去熟悉每一个按键在键盘上的位置。因为看不见,学员只能一遍一遍地去抚摸按键,并记住它,“经常有学员晚上学完之后又通过摸键盘来反复熟悉,最后摸着摸着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还抱着键盘。”

       陈光炅曾经还教过一位80多岁、患有白内障的老爷爷学电脑。“老爷爷夫妻俩都有白内障,但是老奶奶严重一些。老爷爷就找到我,说想学着上网,好在网上找一些相声、评书来给老奶奶听,以免整日无聊。”陈光炅每周到老爷爷家辅导一次,每次老爷爷都会用听书机把辅导的内容录下来,等陈光炅走后他又根据录音反复练习。虽然岁数那么大了,本身视力也不好,但老爷爷只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就学会了上网。

       在与盲人和肢体残障人士的接触中,大家逐渐知道陈光炅曾经学过4年法律,因此当大家遇到家庭婚姻、合同纠纷、债务纠纷、交通事故、工伤等问题时也会找到他寻求帮助。“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法条可能已经修订,我的知识储备并不一定能完全解决他们的问题,但是遇到相关问题之后应该如何存证、向有关部门维权的一般流程是什么样的,这些我还是比较清楚的。”

       几年下来,陈光炅就像医院的导诊员一般,为200多人次提供基础的法律咨询服务。“我曾经学过的东西能够帮助到大家,这让我感觉当时的努力没有白费。况且,如今作为一位作家,帮助大家解决问题的过程,也是积累生活经验的过程,这对于我的写作本身也是有很大帮助的。”在他看来,无论写作,还是自己身体力行的这些志愿活动,都是他与黑暗“跑马拉松”的一种方式,“可能我写得还不够好,也不是很有文采,但是我会像跑马拉松一样,一直写下去。”



录入:伊然 添加:2023-04-20
<<上一条 >>下一条
友情链接
更多

Copyright @ 2005-2020中国盲人协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