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中国盲人协会文学艺术委员会工作 /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成立大会随笔

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成立大会随笔

作者:庄大军
来自:
人气:2295
2013-12-19

 

     我于近日接到中国盲人协会电话通知,邀请我于2013年11月22日赴京参加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并让我准备大会发言。这个通知让我又惊又喜,惊的是,我这个成日闭门造车的井蛙居然有了出头之日;喜的是,我几十载摸着黑埋头笔耕没有白费,终于能昂首挺胸走上咱们盲人自己的论坛了。

     近九十岁的老母亲也非常高兴,她这个在黑暗中艰苦跋涉自强不息的儿子,如今得到社会的认可,并加入了同呼吸共命运为繁荣盲人文学事业共同奋斗的盲人文学联谊会,能不让为我操劳为我心焦的老人家开心释然吗?

     失明之前我是个成日不归家四处奔波不歇的野腿儿,双目失明将我牢牢拴在家里,这也许是上天对我的一种惩罚吧!如今好似面前的大门忽然敞开,盲协的通知有如一张通行证,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踏入一个新的门槛儿了。

     其实也不奇怪,作为一个盲人,我再黑暗中勤勤恳恳埋头文学创作几十载,陆续出版发表了四本长篇小说以及百余篇短篇小说散文,得到社会承认并被邀请加入咱们盲人自己的文学联谊会,应该算作水到渠成顺理成章吧!

     毕竟几十年没出过远门,旅途上所有的事宜都得交给爱人打点,我只有呆在一边的份儿。首先是网上订购车票,进入数码时代,任何事情几乎都能在网上搞定。接着需准备行装,我出门与健全人不同,必须腾出两只手抓楼梯扶手等,比如上下车时没有抓手就很不方便,所以要购买一只可以背在双肩上的行囊。爱人为我几十年后第一次出门忙得不亦乐乎,一边不停嘴的叨叨,一边麻利地将我的行李一件件塞进背囊。女人都是如此,必须将心中所有烦恼一吐为快,那样做起事来才更得心应手有条不紊。

     终于到了出发的日子,一大早我们就匆匆起床,洗漱收拾早餐完毕,与依依不舍的老母亲告别,坐进我弟弟的车直奔南京南站。南京南站是亚洲最大的火车站,足见咱们南京人的眼窝子不浅,给未来发展留下了相当大的空间。与弟弟挥手告别,爱人紧紧挽住我的胳膊,大步迈进了建立不到三年的豪华南站。果然名不虚传,虽然我看不见,但从宽广无比的车站大厅那头传来隐约可闻的人声,我推测大厅的长度至少有二三百米远的距离。车站的安检特别严格,我这个盲人被客气的请到旁边,一位女工作人员居然用双手将我从上到下仔仔细细拍了个遍。

     我们乘坐的是京沪G2次高速列车,这无疑是铁路史上的一次飞跃,火车的速度眼看要赶上飞机了。车内配置非常完善,宽宽的座椅可以随意放倒,爱人说无论式样还是舒适度都与飞机上的航空座椅有得一比。随着播音员娓娓动听的话语,火车稳稳起动,我的内心也跟着一阵激动,三十年后的我,将以一种崭新的姿态重新踏上人生旅途。

     高速火车果然速度够高,短短三个半小时,我的火车瘾还没过足,伟大祖国首都北京已然到达了。北京给我的第一印象极佳,刚走出北京站的我们顺着拥挤的人流来到出租车候车处排队,一位热情的工作人员过来领着我们从另一条通道走到队伍最前端直接上了车,令我这立足未稳从外省赴京的残疾人感受到北京人温暖如春善良有好的爱心。

     来到会议指定下榻的饭店,接待我们的是大会副秘书长晏慧,我与她在电话里有过交谈,给我留下的是发自内心的热情善良谦和。见了面更觉得她如沐春风般亲切,她将大会资料交到我爱人手里,亲自引领我们去住房饭厅等,并一再嘱咐我们千万要注意安全。打住进饭店开始,不断有前来参会的盲人朋友主动热情向我们打招呼,他们有的来自甘肃、有的来自广西、有的来自黑龙江…………,我们都来自五湖四海,为了盲人文学这个共同的爱好聚集到一块儿了。

     住下后,我们上楼去看大会秘书长李庆忠老师,说起来庆中老师应该算领我走进盲人文学联谊会的伯乐了。几个月前,我因一件小事打电话向中国盲协咨询,接电话的正是庆忠老师,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加之满腔的热忱关怀令我倍感宽慰。庆中老师了解到我的情况后大加赞赏,主动要求我将发表的作品寄去,并热情推荐我参加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从晏慧那儿得知,庆忠老师是中国残联理事兼中国盲协副主席,不由得让我大吃一惊,他一直说自己不过是盲文图书馆一名普通工作人员而已。这不能不给我极大震撼,当下急功近利大行其道,但凡有点儿身份的人都会自吹自擂自我标榜,庆忠老师用自己的行为给我上了一堂做人的课。终于跟庆中老师零距离接触后,他给我留下了更深刻的印象,浑身散发出宽容豁达朴实随和的氛围,让我仿佛能看见他那颗无私奉献的热心。分宾主落座后,我们如同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谈天说地嘘寒问暖,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可以用互谅互勉互助互爱加以缩短。后来爱人告诉我,庆忠老师不仅带人热忱,还非常注重仪表,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套花呢西装剪裁得体裤缝笔挺,完全体现出一派绅士风度。这更让我感慨不已,我们盲人同样要注意服装仪表,决不可因自己看不见就认为所有人都应蓬头垢面衣冠不整,我们盲人同样需要表里如一的真善美,同样要给社会给祖国添上一笔靓丽的色彩。

     庆忠老师领我们来到隔壁房间,说一定要介绍我认识一位真正的英雄。没想到住在庆中老师隔壁的竟然是自卫反击战赫赫有名的特级战斗英雄史光柱,他不仅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战斗英雄,还是注明均旅诗人、是我们盲人文学联谊会的会长。军人就是军人,走到哪儿都改变不了开朗爽快直言不会的特质,史会长一开口就对我直呼其名,谈起了军队生活中的快活与烦恼。他是云南人,说话口齿伶俐语数飞快,一口气能说办个时辰不打磕绊儿。听我讲述不幸遭遇,他会连连叹息感慨同情,还主动为我出谋划策对付面前的难题。对我的创作成就,史光柱会长赞不绝口,他说创作长篇小说最为不易,根据小说人物场景布局架构编排描写,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体力脑力呢!

     我们犹如久别重逢的战友,越谈越投机,话语就像打开的水闸哗啦啦直往外流淌。交谈转向史光柱会长的身世,他爽朗的笑声戛然而止,道出一段令人唏嘘不已的经历。

     他父母都是云南一个小山村的农民,艰苦的环境让他从小养成了吃苦耐劳坚忍不拔的习性,他对父母尤其孝顺。十六岁入伍不久,恰逢自卫反击战打响,当时他带领一个排向老山主峰发动进攻,不料在即将冲上敌军阵地时,不幸踩中一颗地雷,全身多处以及头面部都被炸成重伤。

     听到这消息,他父亲感到驻军医院探视,见到儿子身负重伤双目失明,当场突发心脏病不治身亡。在家眼巴巴等候儿子消息的母亲听闻丈夫猝死的噩耗,急火攻心再也支持不住,精神彻底崩溃了。说到这儿,史光柱会长话语中透出无线悲痛,声音竟有些颤抖,我不由得心中一阵酸楚,眼眶也湿润了。身负重伤双目失明,父亲因悲痛过度突发心脏病而亡,母亲又疯了,换了谁也无法承受如此惨痛的打击。然而英雄就是英雄,真正的英雄经得住任何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打击。为了抚养含辛茹苦养育自己的母亲,为了抚养教育年幼的弟弟,他强忍悲痛,开始了黑暗中的顽强拼搏。史光柱会长被破格保送进了深圳大学中文系深造,不久便开始艰苦的文学创作,并屡屡获得国内外各种奖项。他具有文学创作天赋,一出手便不同凡响,写出的小说诗歌散文无疑都是高水平杰作。听说史光柱会长的作品被翻译成十几种文字,在国外同样引起巨大轰动,可见好东西无论在哪儿都会受到欢迎。

     告别史光柱会长,出门后爱人被刚才史会长的身世所感动,说他简直是个传奇性的人物。还悄悄附耳告诉我史会长的奇怪举动,每当他抽烟时,会将烟灰缸搁到地板上,然后蹲在地上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眉飞色舞滔滔不绝说话。爱人的话让我萌发出一个想法,虽许多作家记者都采访描写过这位战斗英雄,有朝一日我一定还要亲手将这位传奇人物重新写出来。

     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成立大会于2013年11月23日在北京中国盲文图书馆负一楼会议厅召开,这儿必须将我们自己的图书馆略作介绍。中国盲文图书馆,位于北京陶然亭公园旁,面积2.8万平方米,共有4个书库,计划藏书25万册,磁带光盘66万张,极大满足盲人的阅读需求。同时,馆内视障文化资讯服务中心设有文献典藏区、盲人阅览区、展览展示区、教育培训区等。此外,教育培训区设有盲人电脑培训教室、盲人音乐培训教室、视功能训练、心理咨询以及口述影像馆等,为盲人提供全方位的文化服务。

     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第一次代表大会于2013年11月23日上午九点整开幕,大会由中国残联理事、中国盲协副主席李庆忠主持。中国作协创联部主任孙德全代表中国作家协会向联谊会的成立致贺词。中国盲协主席李伟洪介绍了联谊会的筹备情况,听见他洪亮宽广的男中音,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位仪表堂堂气度不凡的男人,后来果然与爱人所描述的李主席相差无几,其实我们盲人通过声音同样可以观察出人的身形外貌。接下去由中国盲协名誉主席李志军致辞,他的大名我早已耳熟能详,然而近距离亲耳聆听他讲话感觉完全不同,那种慷慨激昂振奋人心不由得不让你热血沸腾。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亲临会场,并为我们做了一番情深意切娓娓动听的演讲。她说:“无论生活多么艰苦,处境多么艰难,只要有书,有文学的陪伴,我们的心灵就不在孤独。”张海迪主席同时兼任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名誉会长,她千方百计多方努力,终于为我们筹到了一笔专用经费,足以见得社会对我们盲人文学事业的关注与关爱。接下来代表们举手选出了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包括我在内的二十五名理事,基本涵盖了全国各省市,可以说代表了全中国的盲人文学爱好者。

     大会休息时,爱人扶我上台,与李志军主席握手交谈,他一口一个老大哥叫得我心里热乎乎,并主动热烈与我这个老大哥拥抱,鼓励我创作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品。我还见到了盲文出版社社长张伟先生,他为人非常真诚善良,对我的文学成就给予充分的肯定,鼓励我继续努力提高文学创作水平。

     著  名作家张胜友先生与著名军旅作家王宗仁先生登台授课,为我们做了一场内容生动丰富的写作演讲。他们都是著作等身的大作家,所讲的每句话都发人深省,真的让我获益匪浅。特别是张胜友先生说道开始写作时被退稿的经历,更使我们感同身受,哪个作家不是在不断地挫折中成长起来的呀!我再写作过程中也遇到很多优秀编辑,要不是他们针砭时弊的批评指教,我绝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功。

     由于会期紧迫,我们中午在图书馆五楼餐厅用餐,没想到图书馆的饭菜竟然比饭店还要美味可口得多。餐后大会组织我们参观咱们自己的图书馆,大家乘电梯一层楼一层楼在各个馆内进出,用我们超敏锐的手触摸,属于自己的图书馆不能不让我们兴趣盎然。

     稍事休息,下午二时大会继续进行,整个下午都是关于如何开展盲人文学活动的论坛。会议安排我第一个发言,在工作人员帮助下,我堂而皇之大步登上了我们自己的讲台。虽然什么也看不见,我却分明感觉到台下一张张热情洋溢的笑脸,是的,我们都是自己人,需要互相扶持互相爱护才能抱成一团立于不败之地。

     我根据自己的心路历程,陈述了自己对文学的认识,总结出当一名真正的作家必须具备的五个基本条件。第一,要热爱文学,这是不言而喻的,不热爱文学我们绝不可能今天能欢聚一堂。第二,还要有一点文学天赋,否则就无法驾驭文字,用最美妙的排列组合写出精彩的作品。第三,需要足够的学识见识,也就是所谓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否则绝写不出读者欢迎的文学作品。第四,要有毅力,偶尔写一个微型小说或短诗或许有可能,但要持之以恒发表作品,想创作出数万数十万字的长篇作品,必须有着超出常人的坚强毅力。第五,很多人能当个一般的作家,但当一名真正具有社会影响力的优秀作家却并非那么容易,必须具有很高的境界,只有站得高才能写出有高度有深度的传世大作。

     由于下午发言的人太多,我再规定时间内讲完话,大家都给予我及其热烈的掌声。盲人作家轮流登台,一个个慷慨激昂畅所欲言,将自己在黑暗里拼搏奋斗的经历与大家分享。北京作家张骥良老师用幽默的语言谈及他的创作,第一届全国盲人文学获奖大会我因故没能参加,张骥良老师对那次没能见到我一直耿耿于怀呢!腾伟民老师也是北京著名作家,同时又是我们盲人文学联谊会的副会长,他的发言不仅妙语连珠内涵丰富,那一口浑厚的男中音更令我拍手叫绝。安徽作协的江建军也是我们盲人文学联谊会的副会长,他与我一样都是当兵的出身,无论哪方面都很优秀,特别擅长利用网络组织各种活动。

     盲文出版社总编助理沃主任与盲人月刊主编卜铁梅老师也登台与我们互动交流,这个机会无论对她们还是对我们都太难得了。台下的盲人朋友踊跃提问,台上两位主编轮番回答,一时间场上气氛几乎达到热火朝天的程度。卜铁梅老师的一番话让我很有感触,她说盲人同样可以描写健全人的生活,很多著名作家所写的优秀传世作品是他们完全不了解的东西。我曾听人说自己没有经历过的绝不能写,即便写出来也驴唇对不上马嘴,不可能得到读者的认同。卜铁梅老师为我今后的写作打开了新的通道,我不仅要写咱们盲人,还要写许许多多健全人生活里的故事。遗憾的是,不知不觉已到了下午六点,意犹未尽的我们不得不结束会议,李伟宏主席宣布第一次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到此闭幕。

     晚上所有参会者欢聚一堂,在中国盲文图书馆五楼餐厅聚餐,还特地为大家准备了上好的白酒啤酒,偌大的餐厅里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参会的盲人朋友由亲人陪伴在餐厅里川流不息,推杯换盏将所有的欢乐灌进肚肠、灌进了每个人的心里。因为患有糖尿病,我与爱人事先约法三章,无论喝酒抽烟还是甜食对我都属违禁品。李伟红主席,史光柱会长轮流到个桌敬酒,来到我们这桌时,爱人急忙将满满一碗紫菜鸡蛋汤放进我手中。史光柱会长对我这个老兵毫不客气,非要与我干杯不可。爱人不得已接过史会长的酒杯,往肚里灌下一大口,说代替我感谢领导关心了。我企图蒙混过关,用手里的一碗汤与李伟红主席碰杯,不料李主席洞察秋毫,问我到底用什么跟他干杯。我只好红着脸承认手里端的是鸡蛋汤,李主席哈哈笑道,还是有人管着幸福呀!那晚我虽滴酒未沾,却像是喝醉了似得快乐无比,真挚的友情比美酒更醉人。

庄大军   2013年12月2日于南京

 

 

录入:伊然 添加:2013-12-19
<<上一条 >>下一条
友情链接
更多

Copyright @ 2005-2020中国盲人协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