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评点文摘 /自助式的助

自助式的助

作者:刘丽波
来自:
人气:3603
2014-06-24

 

     读到2014年5期《盲人月刊》那漠老师对中国盲协李伟洪主席就如何助盲的访谈《这一个“助”字有学问》,我拍案叫好!这真是代表广大盲人说出了心里话。这篇访谈全面而深刻地剖析了盲人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帮助以及帮助盲人的具体方法。是一篇关于助盲的具有理论和实践指导意义的文章。

     掩卷沉思,我想到了自己失明后,经历的被助、自助、助残之路。诚然,失明会给盲人的生活带来很大的困扰和挑战,这就是我们要面临的障碍,我们的确需要帮助,却不是时时处处需要帮助,更不是代办。

     记得几年前我被残联分配到社区做残疾人专职委员,刚开始,我成了大家关爱残疾人——这一特殊群体的具体行为对象,上下台阶有人主动搀扶,下班有人主动拉着我过马路,我想复印材料,又有人抢着给我印……我嘴上说着“谢谢!”,心里却叫苦,我想拒绝这种过度的帮助,又怕打击了健全人帮助残疾人的热心,被人说“不知好歹”,

     人家好心帮你,你还不领情?其实,大家如此地照顾我,究其原因,正如李主席所言,他们没有真正地认识盲人,不知道我需要的帮助是什么。与其被动地接受帮助,不如自己主动让他人认识自己,认识盲人,了解盲人真正需要的帮助。于是我在和社区领导以及工作人员的闲聊中,介绍我是怎样借助盲用读屏软件使用电脑和手机的;在家里,只要知道电器的按钮功能,就能操作;也能做饭打扫卫生等等。于是,工作人员讲给我复印机上按钮的位置和功能,之后也就放心地让我自己复印材料了。想让人们认识到盲人只是视力有障碍,虽然看不见、看不清,假如给予一定的条件和平台,同样可以做很多事情。一方面这需要社会为盲人提供机会,另一方面,当机会摆在面前,就需要盲人用行动来证明你能做。

     我用几个月的时间,走访了社区内的残疾人家庭,并把他们的基本信息做成电子表格,打印出来,存档。我自己也成了残疾人情况的活档案。每当社区需要残疾人家庭的信息,我都能及时提供,渐渐地,被助变成了求助,即,当我需要他人帮助时,主动提出,大家会伸出温暖的手,如果我不提出来,我和大家一样,是一名出出进进,为残疾人提供咨询和帮助的普通社区工作人员。这种工作状态才使我感到融入了社区。

     后来,我发表在报刊上的文章被社区领导看到,这让他们对盲人又有了新的认识,于是,社区如果要写有关残疾人工作的信息或报告,领导会交给我写,如今主任对我常说的话是:刘姐,残疾人这块的工作你就多费心了,你看怎么做就做,有事说一声。这种信任让我重新体会到了自我价值。

     我作为社区残疾人专职委员,基层残疾人工作者,服务对象就是社区里的残疾人,包括视力残疾人。访谈中,李主席在谈到机构如何帮助视力残疾人时,谈到:“为公民服务的一个很重要的基层机构,就是社区,这对盲人也不例外。社区是残疾人生活工作的场所,是残疾人保障和服务体系的基础,也是残联的基层组织所在。残疾人社区工作者担负着直接为残疾人服务的重要职责。”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与残疾人的交往中,我始终以平等和尊重的态度去了解他们的需求,比如,康复辅助器具的申请配发,就是按需申请,做到配发到残疾人手中的是真正需要的。这一方面需要对残疾人的情况了解清楚,另外,也要对残联能为各类残疾人提供的辅助器具了解,根据能为残疾人提供康复辅助器具的清单,为他们介绍这些辅助器具的作用,以便他们自主选择。这就如同吃自助餐,每个人能吃到自己想吃的,又不至于浪费。当然,这种自主选择在目前还局限于一定范围内,也就是说,自助餐式的供残疾人选择的辅助器具种类还有限,期待供应的种类越来越多。

     同理,我希望助残是自助式的,就把它叫做“自助式”助残吧。这包含两层含义:一是形式上如同吃自助餐,助残者告知被助者能为其提供的帮助,是否接受,接受哪些帮助,就由受助者来决定。二是其内涵,助残者是帮助受助者挖掘自身潜力,为其提供实现自我价值的平台,最终让受助者能够独立去做,或者在一定辅助下自主完成。

     当残疾依然伴随着人类存在,助残就会存在。社会越来越文明,能为残疾人提供的帮助会越来越多,也就是说,可供残疾人选择的帮助会越来越多,当然,这种帮助应该是自助式的,就是按各自的需求去取,残疾人主动去取,而不是被动地施与,给你什么帮助你就接受什么,造成需要的帮助得不到,或者接受一些不需要的帮助。

     在我做残疾人情况调查时,曾遇到过坐轮椅的不愿承认自己是肢体残疾人,看不见的不承认是盲人。我问:“是不是觉得成了残疾人就成了没用的人,成了需要他人照顾的人,不承认残疾,还有恢复健全的可能,承认了,登记了,领了残疾人证,更是板上钉钉,心里压了块石头,等于判定自己从此无法过从前正常的生活啦。”他们说我说得对,是这样的。当我和他们说,我曾有过和他们一样的心理,本来自己就看不见了,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残疾人,是盲人。他们说,是啊,你能理解的,承认自己是残疾人觉得很羞耻……

     在倾听劝慰的同时,我也在想,许多错误的认知,甚至误解,还是源于不了解。包括残疾人自己,也对残疾人群体不了解,更何况健全人?这篇访谈,从认识盲人到助盲的宗旨、方法、最高目的,层层展开,全方位地诠释了助盲,不仅对人们如何助盲具有指导提示作用,对我们盲人自身,也具有自我认知的正面引导作用。

     就如李主席所言:“一般明眼人都会认为失明是最残酷、最痛苦的残疾之一,眼睛看不见,几乎做不了什么事情,因此,对盲人往往投以较多的同情和怜悯,把盲人视为被照料的群体。其实这种认识是不正确的,视力残疾人在人的本质上与社会公众无异,他们同样有着融入社会、参与社会的内在要求。视力残疾人虽然看不见、看不清,但在他们身上蕴藏着巨大的潜能……让盲人平等参与社会生活,为他们提供必要的支持和帮助是社会应当承担的责任,不要当做是对他们的怜悯和同情……”

     回想自己也曾对盲人这个群体不了解,不知道有位盲人提供代偿功能的康复辅助器具和无障碍设施。自己看不见自己,又躲在盲区里,明眼人当然也看不到你,更别提了解你,知道怎样帮助你。当我走出那个只属于自己的盲区,愿意让他人认识现在的自己,生活有了新的支点,助盲也有了落脚点。

     李主席最后展望了助盲的终极目标——“要帮助盲人实现他们的生命价值!帮助盲人扩展生活空间、营造参与机会,从而能使他们有能力有机会获得生命价值的实现。这是助残的终极目标。”这是个美好的理想,这是我们愿意为之奋斗的远大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愿残健同行,一步步走向这一目标。

 

 

录入:伊然 添加:2014-06-24
<<上一条 >>下一条
友情链接
更多

Copyright @ 2005-2020中国盲人协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