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海外资讯 /盲文绘本

盲文绘本

作者:译者:春鸭
来自:《踏浪残障人电子资讯》
人气:4835
2017-01-20


     一套色彩丰富且可触摸的图书给视障读者带来了全新的阅读体验。

     一提到盲文书,人们就会想到白色的盲文纸和纸上无数个盲文点,而几乎没有人会想到盲文书上还会有生动且可触摸的图像。然而,这正是一些人想要为视障人士创造的阅读的感观体验。中世纪宫殿架构精美的红褐色复制品,其质地生动地再现了艾瑞克·卡尔的儿童绘本《好饿好饿的毛毛虫》,而刻印的小虫,又可以帮助幼童学习数数。

     “一天,我看到了一位手绘艺术家的工作。当时我就想,我为什么不能邀请这位艺术家利用她的锥工技术在盲文书上制作可触摸的插图呢?”传统建筑师、公共设施残障人无障碍顾问斯丁·沙阿说。

     这件事情发生在去年,当时沙阿正在斋蒲尔的城市宫殿工作,为辛格二世博物馆制作免费的盲文版旅游手册。这本手册已经在今年三月制作完成,供视障游客使用了。

     长期以来,沙阿一直因为缺乏能够吸引视障读者的盲文图书而烦恼。

     “无障碍不只是在建筑里搞个坡道那么简单。我们同样也可以把美学引入无障碍的设计原则中。”沙阿说。于是,沙阿和辛格二世博物馆的工作团队开始按照博物馆馆藏的画作、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品和建筑元素制作可触摸的插图。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城市宫殿的黄铜大门。

     著名的儿童有声读物《卡拉迪传奇》的出版主任肖芭·维斯瓦纳特是在将近十年前走进盲文世界的。整套《卡拉迪传奇》系列读物可带给普通读者和盲人读者健康的阅读体验。在这套有声读物刚开始流行时,就有“Aarushi”、“印度全国盲人协会”等非赢利机构要求制作这套图书的盲文版。“当时,我们没有能力制作盲文图书,所以我们授权给这些组织,允许他们免费制作这套有声读物的盲文版。”常住金奈的维斯瓦纳特说:“之后,我参加了博洛尼亚儿童图书博览会,遇到了Lemniscaat出版社的负责人吉恩·克利斯朵夫·博埃勒·范·亨斯布鲁克。Lemniscaat是一家专门出版儿童读物的出版社,而亨斯布鲁克则是一位很有进取心的出版商。用餐期间,我们讨论了为视障儿童制作彩色绘本的事情。”虽然低视儿童会对色彩产生模糊的印象,但全盲儿童则根本看不到色彩,不过他们可以感觉色彩。因此,维斯瓦纳特和Lemniscaat考虑给色彩加上质地,从而制作出可触摸的绘本。于是,2006年《卡拉迪传奇》的出版说明《梦幻手指》问世了。

     “通常事情是这样的:在一个孩子遇到一只小兔的故事里,兔子的一部分耳朵是用可触摸的毛绒做的,而孩子则要去想象兔子剩下的耳朵。”维斯瓦纳特说。不过在《梦幻手指》的普通印刷版和盲文版里,所有的插图都是整体可触摸的。

     从博洛尼亚回到印度后,维斯瓦纳特开始制作《好饿好饿的毛毛虫》的样本,并于六个月后带着样本参加了法兰克福图书展,向Lemniscaat展示了样本。“我们从艾瑞克·卡尔的机构那里获得了这本书的盲文编辑权,并在荷兰制作了3000本盲文绘本。每销售一本书,我们就会留下5美元(约合380卢比),这样我们就能在印度为儿童读者制作1000本绘本了。”维斯瓦纳特说。至今为止,维斯瓦纳特已制作了六本可触摸的盲文绘本,大部分投放到了国际市场。目前,他又在制作三本新的盲文绘本。

     同时,在伦敦,多林·金德斯利出版社的高级编辑、藏书家弗勒·斯塔尔也在开始考虑在他失明后会发生什么。“我五岁开始带眼镜,十六岁做过眼科手术。今后,我恐怕只能阅读大字和盲文图书,以及听有声书了。但是,让我深感失望的是,只有7%的普通出版物被制做成了适合视障人士阅读的无障碍版式,只有不到2%的普通出版物有盲文版。”弗勒·斯塔尔在其博客中如是说。随后,斯塔尔和设计师、纸艺工程师吉玛·威斯汀进行了交流,他们想知道为什么多林·金德斯利不能制作盲文图书。

     斯塔尔和吉玛·威斯汀的交流发生在2011年。此后,经过了大量的研究和摸索,多林·金德斯利出版社于今年三月推出了自己的盲文系列图书。这套图书被描述为世界上首套由主流出版社出版,结合了低视和全盲读者需求,无障碍且安全的盲文图书。这套图书首期包括了两本专为幼童制作的可触摸的纸版书,书的主要内容是帮助幼童学习数数和识别形状等技能的。接下来这套丛书继续指向少儿读者,出版了一本介绍动物的图书和一本介绍交通和旅行的图书。年龄稍大且使用盲文的少儿读者也可以在书中读到他们喜爱的世界上的奇闻轶事。

     “这套书是可以分享的。这听起来很老套,但却很重要。”斯塔尔在她的博客中写到:“视障儿童经常会觉得孤独,但这套书却可以和朋友和家人一起读。对家长来说,和健视儿童一起数数、识别形状同与视障儿童一起做这些事情一样有价值。”

     制做盲文绘本并非轻而易举,因为这项工作并没有先例可寻。“我们很想找到相关的参考材料,但在印度我们找不到一本像样的材料。”沙阿说。因此,他只能依靠博物馆内外的专家了。 “我和城市宫殿一起做这个项目,到现在已经六个月了。但是,为了理解特殊的画作,我仍旧需要馆长和主任的帮助。”他说。有时,他和同事只能蒙上眼睛,在城市宫殿的院子里行走,借以体会视障人士对建筑布局的感知。“在盲文绘本里,语言是很重要的。比如,在描述院子时,语言一定要详细,而且要有视觉化效果。想象一下,当你揭开一个盒子的盖子,你有什么感觉?”沙阿说。最近,沙阿正在和当地的一个非赢利组织合作。“他们会告诉我什么是有用的,什么是没用的。他们甚至会帮忙校对文本。”他说。同时,斯塔尔的团队也在和英国皇家盲人协会合作,试图更好地了解并满足视障读者的需求。

     无论是沙阿的《旅游指南》,还是多林·金德斯利出版社的盲文丛书,或者是维斯瓦纳特的绘本,可触摸的插图都配有大字体或是盲文的说明。“在家长、老师或者护理人员中,可能有些人并不精通盲文,所以文字说明可以帮助他们引导孩子阅读。”维斯瓦纳特说。同时,色彩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比如,多林·金德斯利出版社的盲文丛书采用了高对比的色彩,这样低视儿童就能看清书上的插图了。书中可触摸的图像是用棉屑或高光泽的材料制作的,这使得这些图像不但突起,而且还带有刺激性,儿童们可以用手指轻易地摸出图像。

     “我们的图书采用了非常清晰的字体,虽然没有用衬线,但我们用了一种类似省略号的线条。每一页的封面都是双层的,用薄纸做成,这样既便于触摸,也便于清洁。图书的尺寸略小于A4纸,这样的尺寸很符合人体工程学的原理。”沙阿说。在辛格二世博物馆的帮助下,沙阿将为学校和不同的机构制作盲文绘本。

     然而,在印度制作盲文绘本却很不容易。首先,印度没有很多盲文印刷厂,仅有的几家也在忙着用老旧机器制作教材。拉贾斯坦邦Netraheen Kalyan联合会是印度唯一一家有大画幅盲文出版社的组织,这家出版社可以印制不同规格的盲文读物。但是,他们也很难制作这样的绘本。为了获得正确的模板,每一页他们都要印刷至少五次。“沙阿说。

     其次,制作费用也在不断上涨。“一本绘本需要不同的纺织品,还要进行啤切。如果这本书脱销,就要增加印刷量。但是,一次所做的啤切只能用于一批绘本,或者用来做啤切的工具出现了磨损。所以,每次印刷500本绘本才有意义。”维斯瓦纳特说。

     难怪每本书的成本每年都会上涨。比如,多林·金德斯利出版社五本套装的盲文绘本的价格目前已经要1699卢比了。“如果政府能补贴出版社,那么一定会有更多的出版社愿意把他们的图书制作成盲文读物或可触摸的阅读材料。”维斯瓦纳特说。


录入:伊然 添加:2017-01-20
<<上一条 >>下一条
友情链接
更多

Copyright @ 2005-2020中国盲人协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