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海外资讯 /双耳失聪、视力下降,她正在为盲聋人士开拓生活的新路

双耳失聪、视力下降,她正在为盲聋人士开拓生活的新路

作者:特蕾莎·谭 译者:任铮浩
来自:《踏浪残障人电子资讯》
人气:1711
2017-01-20


     【从小双耳失聪,如今又面临着视力不断下降的丽莎·罗正计划创建一个支持团队,为盲聋人士提供帮助】

     不到一岁时的一场高烧令丽莎·罗失去了听力。如今,27岁的她正面临着人生的又一大挑战,尽管疾病的发展较为缓慢,但是,未来她注定将双目失明。不过,在这一天真正来临之前,她正试图帮助自己和其他命运相似的人们,设法应对双重残障下的生活。

     在新加坡聋人协会(Sadeaf)的协助下,丽莎·罗史无前例地提出创意,希望能够为饱受失明与失聪困扰的盲聋人提供帮助。她不仅组织了数次远足活动,还利用手语发表演说,试图提升人们对此一特殊人群的了解,并计划在新加坡本地成立首个面向盲聋人士的支持团队。

     然而在六年前,首次被诊断出患上了视网膜色素变性,知道自己的视力必将逐渐下降的那一刻,丽莎的情况则与如今大相径庭。她意志消沉,陷入了深深地惊恐之中,恐惧与忧虑瞬间充斥了她的脑海:自己应该怎样生活?没有工作的话,自己应该如何生存?谁能够照料自己?

     丽莎意识到,自己还有着大量的时间,能够为那片黑暗且寂静的世界中的生活做好准备,这令她最终渐渐的接受了现实。根据丽莎自己的估计,从现在到双目完全失明,她还有差不多20年。如今,还拥有着差不多80%视力的她在一家酒类分销公司担任会计兼行政助理,平时,通常借助电子邮件、便笺以及简单的手势与同事们交流。

     罗小姐毕业于新加坡聋人学校,后又在一家私立学校获得了商业文凭,如今,尚未成家的她与父母共同居住。她的母亲是一位家庭主妇,而父亲则是一家石油钻井公司的主管。她谈到:“我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忧虑,但是,与先前相比,其程度以大为降低。我意识到,只有担忧却没有行动是毫无价值的,这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另一个转折点出现在2013年,那年,她前往日本,参加了乐清领导力培训项目,在那里,她了解到了为盲聋人士提供支持的相关知识。这项为期10个月的项目由一家日本的基金会出资,目的只在为残障人士提供培训,令他们有能力提升身边其他残障人的生活水平。她谈到:“在日本,我所遇到的盲聋人士不仅有能力外出,欣赏音乐,还能够参加各种活动,拜访自己的朋友。他们还常常与他人交流,参与各种社会活动,有的人甚至能够在引导员和手语翻译的帮助下参加工作。除此之外,日本也有着大量面向盲聋人的支持服务。”

     然而,在新加坡,她所遇到的盲聋人全都过着孤独的生活。他们有的完全看不见也听不到,也有的人还拥有着不同程度的残余视力和听力。她谈到:“他们只能呆在家里。由于没有机会接受交流方面的训练,他们根本无法与他人交谈。这一点令人痛心。我希望能够建立一个支持团队,帮助他们尝试做更多的事情,不要只是呆在家里,终日无所事事。”

     有些盲聋人仅能够通过最为基本的肢体语言,让家人了解他们的需求。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士从小又盲又聋,因而,她不仅没有机会上学,也无法与他人交流。家人们只能利用一些动作传递最为基本的信息,例如将实物送到她的嘴边,从而令她知道,吃饭的时刻已经到来。

     截止去年六月,罗小姐与新加坡聋人协会数次共同组织盲聋人前往科学中心参观,甚至还一起放了风筝,从而,令他们体会威风吹拂面庞的感觉,有四位盲聋人坚持参加每一次的活动。

     与此同时,罗小姐还希望能够面向志愿者展开培训,帮助他们成为盲聋人的引导员和手语翻译。1月31日,在新加坡聋人协会举行的一次对话活动中,她通过手语翻译人员,解释了盲聋人士借助触觉手语与他人交流的方法,一般情况下,盲聋人可以将自己的手放在对方的手上,通过触摸,了解他人想要表达的意思。另一种交流途径则是手指盲文,即要求翻译人员在盲聋人的手指上,根据盲文字符的书写规则,敲打出一个个的字母。她谈到:“在日本见到盲聋人士独立生活的场景给我带来了希望,相信我们也同样能够拥有幸福的生活。”


录入:伊然 添加:2017-01-20
<<上一条 >>下一条
友情链接
更多

Copyright @ 2005-2020中国盲人协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