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海外资讯 /盲人引领者——他的关怀如何遍及全国

盲人引领者——他的关怀如何遍及全国

作者:萨拉·韦伯 译者:张平
来自:《踏浪残障人电子资讯》
人气:2174
2017-06-12


     加勒特·拉什-米勒五岁时,医生认为他只有50%的机会可以撑得到10岁生日。

     2000年六月,他被诊断出脑瘤,摘除脑瘤的后遗症使他不但既盲又哑,而且还身体瘫痪。他挺过了肿瘤摘除手术,但是父亲埃里克·米勒却称,他那原本外向开朗的儿子在手术后却变得沉默而又内向。

     两年后,拉什-米勒学会了行走和说话,但他视力仍然有障碍,不太愿意出去与朋友交往。为了激励儿子,米勒带他去观看同为盲人的马特·金在2000年8月下旬奥运会上的双人自行车比赛。

     拉什-米勒从未见过双人自行车,当他用手抚摸着金的自行车时,事情发生了;米勒记得当时他儿子的眼睛仿佛是“触发了开关”。

     他说:“我的儿子好像回来了。他不太明白自行车手如何保持平衡和使用手杖——他以为坐在自行车前座的人要用一根手杖跟坐在后座的一个盲人连在一起。”

     怀俄明空军国民警卫队的空勤护士米勒和他的前妻南希·拉什-米勒不久便决定为他们的儿子配备一辆双人自行车,米勒说,他的儿子再次变成“邻家明星”。

     此时,米勒意识到自己希望让类似家庭的孩子有机会也能获得双人自行车。2001年2月,拉什-米勒基金会开始运作。

     米勒现在在科罗拉多州普韦布洛工作,与自行车制造商DHS和Cannondale以及全国各地的自行车商店合作,为其他盲孩子提供属于他们自己的双人自行车。自2001年以来,他已向全国43个洲以及全球8个国家的盲童提供了自行车。最近他在一个项目中向全美每所盲校捐赠两辆双人自行车。过去15年间他已向24所盲校各捐了两辆自行车,他还准备继续这一项目,直至两辆自行车遍及所有盲校为止。

     他说:“我们的员工都是分文不取的,这是我们为世界献出的一份爱。我们只要有钱就会立刻重新用之于民。我觉得我们虽小,却绝对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米勒说机构里都是无薪的全职员工;他的团队由5位好友组成,他们都有自己的全职工作,只要力所能及就会奉献给团队。

     他没法看望许多受他捐赠过的青年,因为他的非营利组织年度预算只有4000-16000美元,承担不起昂贵的机票费,但是他很乐意听到他们第一次有机会骑上自行车的消息。

     米勒说:“对于从未骑过自行车的盲孩子而言,骑车令他们激动不已。自行车便成了实现其他人生理想的源泉。如果你骑上了你原本以为不可能骑上的自行车,那么还有哪些事是你以为不可能做到而其实可以做到的呢?”

     这种自行车完全改变了一些青年的人生。

     其中的马特·辛普森将于9月前往巴西里约热内卢,作为美国男子门球队的成员参加2016年残奥会。

     门球是一种快节奏的运动,最初是为了帮助失明退伍军人的康复而发明的。为公平起见,所有的门球运动员都要佩戴遮光护目镜,比赛时他们需要将装有铃铛的门球设法打进对手的球门里。

     正好这也是加勒特·拉什-米勒最钟爱的运动。

     辛普森说他运动生涯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就是收到双人自行车。这位15岁的少年从未骑过自行车。他很快就喜欢上了这项运动,不久便和他最好的朋友一起参加了自行车赛和三项全能运动的比赛。

     辛普森说:“对我来说,这是一条道路,这是人生路上的驿站,同时,这样一块跳板也让我发挥出了我所有的运动潜能,并造就了残奥会的参赛队。有了一辆双人自行车,并将骑车经验与我的同龄人分享……如此一来,就磨练了我吃苦耐劳的意志,激发了我的献身精神。”

     他说,这辆自行车不仅对他的运动事业有益,而且还对他的一生有益。

     辛普森说:“本来仅因为我视力不好,骑自行车就让我望洋兴叹。许多视障人的行动范围仅限于身体周围的空间,因不敢冒险而无法体验外面的世界。骑车真是妙招,让我走向了世界。”

     犹他州奥瑞姆市的犹他州盲聋学校的儿童在收到基金会捐赠的两辆双人自行车后,也经历了类似的体验。学校通讯总监金·皮尔斯说,许多视障青少年因这份礼物而首次经历了骑车体验。

     皮尔斯说:“我们知道他们为何不理解速度的概念,也知道还有一些孩子连风吹过头发的感觉都不明白。”而常人却以为那是理所当然。

     她将骑车称为“他们最喜爱的活动之一”。

     皮尔斯说:“他们骑车时总是乐呵呵的。看到骑车而来的孩子们总能引起大家一阵狂欢。我希望一年到头都是暖洋洋的,这样孩子们就能整天骑车了,这是多么迷人的一道风景啊。”

     米勒计划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运作基金会,并专注于完成他的学校项目。他不打算扩大经营规模,表示自己喜欢这样一整年都“简简单单”的。

     米勒表示他希望得到的回报只有一点:那就是得到自行车捐赠的家庭能够协助另一个家庭的自行车募款工作。

     尽管米勒自2001年以来已经为盲校和盲人家庭捐赠了几百辆自行车,但他仍然非常谦卑。

     米勒说:“我们不是在治疗癌症,我们只是把孩子们抱起来放到自行车上。”


录入:伊然 添加:2017-06-12
<<上一条 >>下一条
友情链接
更多

Copyright @ 2005-2020中国盲人协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