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海外资讯 /工程师特拉维斯·斯皮尔——绝不让视力障碍左右自己的生活

工程师特拉维斯·斯皮尔——绝不让视力障碍左右自己的生活

作者:萨姆·高曼 译者:任铮浩
来自:《踏浪残障人电子资讯》
人气:112841
2018-06-13


     【作为圣芭芭拉地区的经理,结束了圣芭芭拉盲文学会的学习之后,他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岗位,承担起了固体废料处理的监察工作。】

     作为分别位于圣芭芭拉与圣伊内思山谷的圣芭芭拉县固体垃圾转运站的业务经理,特拉维斯·斯皮尔管理着超过40位员工,每年经手的预算金额高达800万美元。

     土木工程设备能够分拣出少量材料以供循环利用,其余的则被转运至同样由他负责管理的塔吉古阿斯垃圾填埋场。

     与绝大多数从事该行业的人们不同,早在两年前,斯皮尔就成为了一位法定盲人。他向《Noozhawk》的记者介绍到:“尽管病情不断加重,但是,我依然坚持工作。正如许多后天失明的人们一样,疾病的发展绝非一夜之功。”

     去年,斯皮尔不得不放下了自己的事业,然而,尽管失去了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对于自身从事专业工作最为重要的感官,但是,在参与了圣芭芭拉盲文学会的全日制课程、调整了部分工作部署之后,他竟然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作为土生土长的圣贝纳迪诺人,斯皮尔曾在加州工艺大学波莫那分校攻读土木工程专业,毕业后,先后供职于内陆帝国公司与奥兰治县政府。经济滑坡来临之前,他是位于圣芭芭拉的MNS工程公司的员工,2009年,以土木工程师的身份加入县政府。

     四年前,一种自体免疫疾病在不知不觉间影响了他的视力,历经三年,病情的恶化令他再也无法应对工作的需要。他谈到:“36岁的我切实感到自己就像退休的老人,疾病与失明将我重重包围。”

     最终,那种疾病在全新药物的帮助下得以治愈,同时,学会了位于迪拉维纳大街2031号的当地分部所提供的盲文课程之后,他工作管理、日常生活乃至娱乐的能力都得到了显著提升。

     正式成为法定盲人的那一刻,斯皮尔就与学会取得了联系,从2016年3月起,在八个月的病假期间,他先后学习了瑜伽、烹饪、陶艺以及尤克里里等课程。他不但学会了阅读语音图书,还参加了一个男子小组,并拜访了一位定向行走专家。

     对他重返工作岗位最为重要的就是各种技术产品以及格里格·伯那韦讲授的计算机课,格里格是学会的一位教师,本身也是一位盲人,然而,“他能够将电脑拆开,并且重新将各个零部件组装起来,”斯皮尔如是说。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在盲文学会,最为重要的就是大家相互间那同志班的感情,”他谈到,“与其他盲人会面,分享彼此的故事、笑料以及困难,共同交流那些对自己或有用或无用的信息,一起抱怨那些只会说‘叉子在那边’的人们,如此种种,不一而足。这一切都是明眼人根本不会关注的小事,在彼此获得友谊的同时,我们的思想也产生了共鸣。”

     据学会执行董事迈克尔·拉佐洛维茨表示,每年都约有3500人分别从圣芭芭拉、圣路易斯奥比斯波以及凡吐拉来到这里,参与由圣芭芭拉盲文学会组织的课程、讨论小组以及各种活动。他谈到:“我们的目标就是让参与者们重新找回自信和尊严,重新掌握独立生活的技能。”

     拉佐洛维茨介绍到,在学会的服务对象中,仅有约10%是全盲,绝大多数人们都拥有部分残余视力。他估计,有80%到85%的视障者有过视力不断减退的经历。盲文学会的成功之处在于,其将工作重心集中于教授各种针对日常生活问题的全新技巧,介绍相关技术产品,同时,转变参与者的思想认知,让他们重拾信心。拉佐洛维茨谈到:“他们真正做到了手把手的教学。”

     如今,斯皮尔不仅上下班叫优步,还在自己的电脑上安装了一款名叫“Window Eyes”的屏幕阅读软件,假如要从办公室到各个监察点,他都能够沿着盲道行走。他的绝大多数工作都能够通过苹果手机完成,因而,在他看来,辅以各种无障碍功能,苹果手机“对于盲人而言,实在是一个了不起的产品”。

     “从根本上讲,作为当地垃圾回收站的主管,我能够利用某些新型的技术产品获取信息,随即,做出决定,发出指令。”他解释道。

     然而,斯皮尔仍需较多的听取同事们的建议,依靠他们对于工程计划进行更为详尽的描述。他谈到:“之所以能够顺利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也许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希望能够很好地遵循《美国残障人法案》(ADA)等条例,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我坚信,自己是这个县里的宝贵财富。我并不期盼一帆风顺。重新上班之后,我仍需努力工作,做出各种决断,我热爱自己从事的这份事业。”

     斯皮尔不仅对于自己的工作与残障充满了幽默感,也能够直面视力减退的现实。他谈到:“我觉得,绝大多数健视者将失明视作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诚然如此,我并不准备挑战人们的此种认知。”

     每逢周末,当平时随着母亲生活的两个孩子来探望他的时候,斯皮尔能够看到他们的身影,不过,就像许多日常的活动一样,那需要他倾注大量额外的、持续不断地精力。

     斯皮尔解释道,人们普遍认为,视障者的其他感官——味觉、触觉、嗅觉以及听觉较之常人要敏感,其实,尽管视障者们会更多的使用这四种感官,但是,这种理念却并不准确。失明以后,他感到,自己包括拼写、记忆人名以及记忆回述等认知能力的确有了显著的提升,但是,由于无法根据他人的外貌做出预判,他已经成为了一个缺乏判断力的人。他回忆到:“我曾将这个故事与男子小组的成员们进行分享:有一天,我来到自家公寓门外,一瞬间,我竟然忘记了自己是一位盲人,一切已变得自然而然。”


录入:伊然 添加:2018-06-13
<<上一条 >>下一条
友情链接
更多

Copyright @ 2005-2020中国盲人协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