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评点文摘 /按摩之外,视障者如何探索职业道路的更多可能?

按摩之外,视障者如何探索职业道路的更多可能?

作者:高焓
来自:羊城晚报·羊城派
人气:1829
2023-10-16


       除了按摩,视障者的双手是否还能探索出其他就业道路、创造更多价值?这个问题或许时常浮现在全国上千万视障者的脑海。

       “盲人按摩的确帮助大量视障者立业,但视障者也有能力在其他赛道上发挥所长,开拓出更多元的就业渠道,促成这一改变需要形成社会的合力。”广东省盲人协会秘书长、广州市融爱社会服务中心理事长张倩昕说。

       从2022年起,张倩昕联动多方推动“追光主播”计划,通过提升视障者的主播能力、为视障者链接主播订单,进一步倡导社会关注视障者的多元就业,并在今年获得第十届广州市社会组织公益创投活动的资助。

       今年10月15日是第40个国际盲人节。此前一天,在荔湾区逢源街道,有追光主播在“明眼人”助播的帮助下,第一次进行了模拟直播带货。

       再早一些,有主播为南越王博物院等文博场馆录制了讲解词,还有主播参与到有声书录制当中。虽然报酬不多,但他们还想在按摩之外的领域证明自己,追寻希望之光,即便这条路并不容易。

10月14日,追光主播(左)和助播一起进行模拟直播带货

       兴趣:按摩之外的精神寄托

       参与录制有声多人剧、讲述童话故事,在按摩、带娃和家务的间隙,“90后”的王丽莎最喜欢沉浸在声音的世界里,“生活里不能只有按摩床”。

       一台笔记本电脑、一支话筒,王丽莎在卧室的床边搭起了一方简易的录音角,熟练地按着键盘,打开有声书画本(指用不同颜色标记了人物对白的文稿,以便主播快速录制各自的人物台词),跟着读屏软件飞速“浏览”文本,录好自己的台词。

       2017年,王丽莎和丈夫在广州市天河区柯木塱开了一家盲人按摩店,忙的时候两人要到晚上11点多收工,顾客相对较少的白天就是王丽莎的录音时间。

       高中时,王丽莎失去了视力,有声书陪伴她度过了难熬的日子。听得久了,她也想动手试试看。

       2015年,还在广州中医药大学学习针灸推拿的她试着自己用手机录《黄帝内经》里的内容,并上传到喜马拉雅,收获了几千次的播放量。除了自己录,她还时常模仿一些主播的声音,让自己的普通话练得更标准。

       2021年,王丽莎参加了一场喜马拉雅的线上主播培训,学习如何对有声作品进行包装和设计,并争取到了参演多人有声剧的机会。“我的部分有好几个角色,需要通过分析人物的性格、年龄、情绪来调节语速和声色。”她说。

       读屏软件的语速飞快,王丽莎一边要用心记住刚才“浏览”过的内容,用如常的语速读出来;一边要在即将读完时“浏览”接下来的文本,以便让音频顺畅衔接,减少后期制作的压力。

       “一开始跟读很吃力,慢慢才流畅起来。”王丽莎说,三五分钟的内容,如今半个小时内她就能完成录制和后期。

       探索:提供培训链接订单

       王丽莎的摸索不是个例。张倩昕介绍,每年的广东盲人朗诵大赛都涌现了不少有着语言表达天赋的视障者,但他们又苦于没有找到更适合视障者的主播课程,仅靠视障者自己的力量难以进一步提升技巧、接到主播订单。

       针对这些痛点,张倩昕邀请主播讲师授课,从零开始教主播们使用相关软件、进行后期制作,并结合学员们的兴趣,分为文化讲解组、配音组、带货组等多个小组,针对性地邀请讲师讲解。

       除了日常作业外,项目还链接订单资源,为追光主播们提供实践机会。从去年至今,已有47人参与培训。

       “现场听大咖们讲课、不断练习,才能慢慢领会他们的发声技巧。”今年,王丽莎为南越王博物院录制了两段讲解词。“通过‘追光主播’计划提供的机会收到200元稿费,特别高兴。”她说。

       订单对于视障主播意味着什么?张倩昕明白,如果只是“闭门造车”,学员们无法了解市场的需求。而对初出茅庐的学员们来说,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找到机会并不容易。“发单方有需求,这些机会就足以激励追光主播们坚持下来。”

       项目推动两年来,张倩昕看到了视障主播的坚持。每个学员面临的困难和实际情况不同,但主播们只要忙得过来,都会赶到荔湾参与线下课程和实践。“即使忙完按摩已是深夜,学员们依然抓紧时间提交作品,这也是我们推进项目的动力。”张倩昕说。

       为何瞄准订单式的灵活就业而非长期的岗位式就业?张倩昕坦言,新的职业道路探索周期很长,主播们忙完按摩在家就能完成订单,既不影响主业收入,又无须高频出行。

今年7月,“追光主播”在直播中介绍荔湾美景。

       红海:视障主播需要机会

       脱离订单制下的有限竞争,视障主播是否有能力直面市场?“如果只比较声音条件,视障主播和‘明眼人’主播之间并没有很大差别。”云图数字有声图书馆(以下简称“云图有声”)联合创始人金秀英说。

       从2012年开始,云图有声开始推动无障碍阅读。在此过程中,金秀英意识到,不仅要让视障者知道他们能无障碍地阅读,也要让他们知道自己有能力参与到有声文化产品的制作中。

       金秀英介绍,从2019年至今,云图有声长期合作的视障主播有十多位。在策划有声书项目时,项目组都会结合视障主播的声音特点,多给他们一些参与机会,并由专业的审听老师不断帮助他们提升发音、情感等声音处理技巧。同时,云图有声也鼓励视障者参与有声书的前期策划、音乐场景搭建等不同环节的工作中。

       如今,王丽莎的收入主要来自按摩,但她并不想放弃有声书。“只要有声书的市场还在,视障主播就会有机会。”金秀英表示,在试音阶段,一个有声书项目会收到数百份样音。

       如何能从激烈的竞争中找到机会?金秀英分享到,有的候选人会用多种风格演绎同一段文本,并配以背景音乐,这是提高中选率的方式之一。

       此外,她还提醒视障主播投递样音时最好附上简单的自我介绍,并附上过往精彩作品的样音,入选后尽可能配合项目的制作周期。“适合演绎作品的声音,就是有声书需要的‘好声音’。”她说。

       与此同时,金秀英也指出,有声书产品的利润并不高,刨除文字和背景音乐版权、声音审听、后期配乐等环节的大量成本外,能够分给主播的酬劳比较有限。“即便如此,我们愿意为视障者提供更多机会,也希望主播们能获得更多关注。”

       今年,“追光主播”项目用1万元购买了80集故事的录音版权,这比张倩昕此前预估的价格要高不少。她在想,如果文化传媒机构能够为视障主播提供更多尝试的机会,或者有公益版权资源,这都能帮助视障主播积累经验。

       “目前的订单量不多,视障主播们需要的就是机会。只要历练多了、作品质量高了,他们就有可能得到更多订单,走通这条多元就业的道路。”张倩昕希望,明年能够有追光主播接到较为稳定的订单,打造出个人IP。

       如今,广东大约有75万名视障者,其中大约6万名生活在广州,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从事按摩行业。张倩昕介绍,对不少成年后失去视力的视障者来说,学习按摩并非易事,还有的人身材瘦弱,按摩久了难免力不从心。她期待,有朝一日按摩不再成为视障者唯一的职业选择,社会能够看到视障者身上的更多光芒。



录入:伊然 添加:2023-10-16
<<上一条 >>下一条
友情链接
更多

Copyright @ 2005-2020中国盲人协会版权所有